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4

最新网址备用
    重生之学霸凶猛 作者:萧鱼禾

    分卷阅读14

    座位上。

    刚刚对她爱答不理的同桌瞧见她有些尴尬,刚刚周嘉怡把放在桌兜里的东西拿出来时,他才发现人家用的是学习机,听得是英语课程,根本不是他以为的p3。

    他下意识地将桌上自己的东西归拢到一起,指着地上的大纸箱对周嘉怡说,“你可以把要用到的书都拿到桌子上来。”

    对于同桌的心理变化周嘉怡一无所查,她笑着道了声谢,却只是象征性地抽出一本数学错题集来看。

    下午第一门考得正是数学。

    大抵是做了许多准备工作,又有着陆骏远对自己的肯定,这一场考试周嘉怡过得很轻松。

    题,自然还是有一些是拿不准答案的,但更多的是做过的题型,公式、解法、步骤,周嘉怡都了然于胸。

    语文和历史自然不在话下,这一个多月的魔鬼补习卓尔有效,尤其是经过这么一场摸底考试的验证,此刻的周嘉怡走路时都散发着满满的自信。

    “看起来考得不错?”

    现在还不属于正式开课,所以补习班暂时没有晚自习,周嘉怡回到家的时候还不到六点。

    周建平和李秋梅都在家,陆骏远也在,刚刚那句话就是他问的。

    “那当然。”周嘉怡扬起头,满脸的骄傲,“不过多亏了师傅教得好。”

    她在沙发上坐下来,挨着陆骏远,“哎,你押题真的好准,我跟你说,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题型我都做过,这次估摸着总分能考个四百五左右。”

    “还是小远厉害,县一中今年的录取分数线是四百二,怡怡要是能一直保持这个成绩,就能考上了吧。”李秋梅兴奋地说。

    “阿姨,怡怡她……”陆骏远第一次跟着周家爸妈叫起了周嘉怡的小名,刚一出口就觉得有些奇怪,这发音听起来,也太像小孩子叫“姨姨”了吧。

    短暂的停顿之后,陆骏远忽然想起周嘉怡叫他“鹿鹿”,那他或许可以礼尚往来叫她“粥粥”?

    认真地将自己的烦恼和建议说给周家父母和周嘉怡听之后,惹得对方一家三口笑个不停,尤其是周嘉怡,捂着肚子一边笑,一边说:“平白无故比你高了一辈,这感觉还挺不赖的,叫什么粥粥啊,来来来,再叫一句姨姨听听。”

    “胡闹。”李秋梅笑着呵斥了她一声,又埋怨起周建平来,“瞧瞧你起得这什么名字。”

    “我……这名字怎么啦,我翻了好久的字典才想出来的,不然依你的,叫什么丽丽、菲菲、欢欢,那跟咱女儿重名的,多了去!”周建平反驳道。

    周嘉怡万万没想到自己差一点就被叫做了这些名字,眼瞅着爹妈要起争执,忙道:“那什么,现在也挺好的,要是给我改名字,我还不习惯呢。再说了,人家又不叫我小名,怎么会往这上头想。”

    说着她瞪了陆骏远一眼,少年连忙附和,“是啊,叔叔阿姨,怡……粥粥的名字起得挺好的,真的。”

    在小孩子面前,周家爸妈也不好意思吵架,两人对视一眼,周建平先低了头,转身对女儿说:“怡怡,你去换件衣服,小远他爸爸请我们出去吃饭。”

    第10章 对手

    第10章对手

    江坪县的高档餐厅,不用一只手,一根手指就能数过来。

    陆博毅开着那四个圈的奥迪a8,周建平则开着出租车,一前一后地直奔豪庭酒店。

    说是叫豪庭,事实上也只是比普通的酒店装修的稍微好一些,但消费程度之高,就不是“一些”所能比了。

    此时的人们尚以能在豪庭这样的大酒店举办婚宴为荣,周嘉怡依稀记得自己小时候十分向往能来这样富丽堂皇的地方吃一顿,但后来工作之后真的来过一回,那些高价的摆盘菜吃到嘴里之后,也只得到了不过如此四个字的评价。

    或许她少时向往的不是来这里吃饭,而是羡慕那种优渥的,能任意出入高档场所的生活。

    酒店里像不要钱似得开着冷气,刚从外面热浪滚滚的空气中挣脱出来的两家人,就像是遭遇了冰火两重天。

    穿着制服的服务人员迎上来,用略带口音的普通话道:“请问先生一共几位,有预订位置吗”

    “牡丹阁。”陆博毅说:“早上打过电话的。”

    豪庭酒店虽然开在江坪县这样的小地方,但也学着外面的大酒店给自己的包房起了花鸟鱼虫的名字,其中以花中之王命名的“牡丹阁”是整个酒店消费最贵的包厢。

    服务员一听是大主顾,丝毫不敢怠慢,连忙道:“先生请先这边乘坐电梯,牡丹阁在五楼,我带您去。”

    周建平夫妇俩第一次乘坐观光电梯,颇为好奇地扶着栏杆朝外看,尤其是李秋梅,大抵是不懂得掩饰,那眼睛都快贴在透明玻璃上了。

    反观其余三人,一点儿也不好奇,站得十分挺拔,甚至没有开口说话。

    陆博毅好歹是个见过世面的大老板,陆骏远也曾经去过大城市,至于周嘉怡……,陆博毅开口夸道:“怡怡这姑娘真是有礼貌。”

    叮的一声,电梯在五楼停了下来。

    周嘉怡微微向后站了站,示意几位长辈先走,又被陆博毅盖上了乖巧懂事的帽子。

    苍天可鉴,她只是上辈子跟公司领导坐一趟电梯让路让习惯了,谁让陆博毅通身的气派呢!

    走廊的道路算不上窄,却也容不下五人并排前行。周嘉怡扯了一把陆骏远的袖子,两人走在最后,她低声问:“你爸准备跟我爸妈说了”

    陆骏远不知在想什么,半晌才回答,“他也就做事雷厉风行这一个优点了,他已经跟叔叔阿姨说好了,这顿饭是表示感谢的。”

    在外面打拼了二十几年,陆博毅做事堪称面面俱到,既然要请旁人帮忙照管儿子,那应该尽的礼数一点也没缺。

    两个少年人聊了几句,走到包厢门口,却发现几人都没进去,尤其是服务员,正一脸尴尬地看着几人。

    “不好意思,我现在叫人过来打扫,请您几位在旁边的水仙阁稍等片刻,好吗”

    周嘉怡越过众人看向屋中,包厢的沙发上大大咧咧地躺着个少年,一地的花生瓜子皮,还扔着几个易拉罐。

    就在众人怔忡间,刚刚被丢在地上的易拉罐咕噜噜滚到了站在最前面的李秋梅脚边,里面还未喝光的啤酒在地上留下来

    分卷阅读14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