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0思过崖

最新网址备用
    女仙逆天 作者:灵梦妮

    010思过崖

    “家主,夜诗婷仗着修为高些竟然利用月试小比来威胁我孙女。刑部堂主与夜诗婷是父女关系,他审判似有不妥,请您一定要为她做主啊!”五长老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大声嚷嚷道。言外之意竟有点暗指夜鹤城会偏袒自己的女儿。

    其实,五长老是白担心了,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夜鹤城就是想要偏袒也无法偏袒啊!更有可能的是会为了避嫌,他只会罚的自己女儿更严重些。

    这案子夜鹤城还真心不想审,听了五长老的话,直接就走到夜诗婷面前,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这态度,很明显,他不审了!此时他所代表的只是一个父亲!

    夜鹤霆蹙了蹙眉,接着之前夜鹤城的话,问道:“夜诗婷,夜湘湘所说是否属实?”

    夜诗婷紧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良久,才睁开双眼,道:“我不是主谋!但我有责任,都怪自己识人不清,无论什么处罚,我都毫无怨言!”

    不管怎样辩论,她也有逃脱不了的责任,勒索来的培元丹有的被夜湘湘吃了,有的被她卖了,证据也没有了。既然这样,她又何必多废口舌,不过是处罚的轻重。重点也好,就当是给自己识人不清的惩罚吧!

    何况,每次夜湘湘欺压新进弟子之时,她几乎都在场,虽然她很少出手,但给人的感觉好像还真像是她指使的!尤其是今天对待那新进女弟子更像!

    还有那句:‘我夜诗婷要向你挑战!月底小比之时就是你的忌日’!

    这句话,却的的确确出自她的嘴,没想到,夜湘湘竟用相类似的话来说她威胁她!

    就是因为如此相似的话,叫众人如何不信!她还有什么好争论的,处罚也是罪有应得。

    夜鹤霆见问不出什么来,索性不问了,沉声道:“你们所犯之事,很严重!按族规,是要废除修为,逐出家族!”

    “家主开恩!家主开恩啊!”听到要废除修为,逐出家族,最先不淡定的就是五长老和夜湘湘了。祖孙俩大声哀求道。

    反观夜诗婷和夜鹤城比较镇定,并未说什么。但夜诗婷身子发抖掩饰不了她心底的害怕。

    夜鹤霆挑了挑剑眉,接着道:“但是,看在你们年纪尚小,并不懂事的份上,废除修为,逐出家族就免了!就罚你们到思过崖面壁思过两年!一切就看你们的造化!”

    思过崖是夜家直系子弟悔过的地方,近年来,进入过思过崖的人寥寥无几。

    思过崖偏僻幽静,但时常会有低级妖兽出现。进入里面能出来的少之又少,能够从思过崖走出来的,将来必定是夜家的佼佼者。

    所以说,进入思过崖,有利也有弊,成就就看个人意志和造化。

    这样的处罚,可谓是不轻也不重。说它轻,也许可能在里面丧命,说它重吧,又可能在里面遇到机缘,提高修为。

    “请家主开恩!”

    “去思过崖可能会丧失性命,请家主重新发落。”

    两人异口同声的道,但说出来的话,却截然不同。

    前面一句是夜诗婷所说,在她看来,这样的处罚正合她意!

    后面一句是夜湘湘带着哭调所说,在她看来,去思过崖就是去送死,曾经那么多人去过,可是,活着出来的又有几个?

    夜鹤霆眉毛一拧,不悦的道:“想要不受罚,就不要犯错!犯错就得承担后果!整日哭哭滴滴,成不了什么大器!”

    说完,一甩衣袖,向着殿外大步踏去!

    人影快要消失在殿门口时,传来一句:“明天早上之前,没去思过崖之人,按家规处置,废除修为!逐出家族!”

    夜湘湘怒目圆睁的望向夜碧瑶,眼神中的恨意毫不掩饰,恶狠狠的道:“夜碧瑶!两年后再见!”

    夜碧瑶仿佛听不懂她所说的话似的,扬起嘴角,微笑道:“我也很想和你再见!祝你···好运!”

    傻子都能听的出来夜碧瑶意味不明的‘好运’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但偏偏夜湘湘又不能耐她如何。只能气急败坏的离开。

    沉静在‘夜碧瑶’三个字中,夜诗婷半响才回过神来,望向夜碧瑶的眼神中充满了探究之意。她竟然是夜碧瑶!传说中的废物,八岁了连引气入体都没有,连家门也很少出的胆小鬼夜碧瑶!竟然会是那个嚣张的新进弟子!

    如此截然不同的性格竟然是同一个人。夜诗婷表示,她的脑袋不够用了!

    众人都陆续离去,凌慧也拉起夜碧瑶的小手,往自家院子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凌慧唠唠叨叨的说个没玩没了,都是些如何如何保护好自己,在学堂不要惹是生非,有什么是都要跟她讲,不要随便相信她人···

    这样的话,从没有人对夜碧瑶说过,上一世,父亲虽然关心她,但从不会用语言来描述,哪怕是说,也都是一笔带过。

    曾经梦寐以求的母爱,这一世,轻易的就得到了!她一定会好好珍惜眼前所拥有的一切!想要保护好自己所在乎的一切,就必须的变强!这一世,她一定不能重蹈覆辙了!

    回到家,夜碧瑶跟夜鹤翔夫妇说自己要搬到今天新分到的院子里去,凌慧坚决不同意,夜碧瑶就使出全部招数先说服好了夜鹤翔,最后,父女俩一起连出招数,磨破嘴皮子才勉强说服凌慧同意她搬出去。

    凌慧一边把夜碧瑶收拾行李,一边叮嘱着这,又叮嘱那,从饮食到修炼,再到生活习惯···

    这一次,夜碧瑶是真正的见识到了何为‘唠叨’,何为‘母爱’。她单手护额,心中直叫:“我的那个天啊!快要消受不起了!”

    就在夜碧瑶认为自己耳朵清净了的时候,凌慧又端来满满一大碗鸡汤,夜碧瑶一咬牙全部喝完后,凌慧又端来各式各样的点心,摆成满满一大桌,所谓是因有尽有。

    耳朵清净了,嘴巴跟肚子又受罪了!不带这样玩我的···

    在夜碧瑶的再三保证下,会经常回来看他们,会好好照顾好自己,凌慧才依依不舍的送走夜碧瑶。

    010思过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