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4魂穿归来

最新网址备用
    女仙逆天 作者:灵梦妮

    004魂穿归来

    炼丹师在整个沧浪大陆都是备受修士尊敬与爱戴的,更何况是在星月城的夜家,只是十来年的功夫,李汉就在夜家牢牢的站稳了脚尖。虽然他只是个一品炼丹师,但在夜家,走起路来都两眼望天,鼻孔朝天,从未用正眼瞧过夜家子弟。就在这几年,隐隐的有着跟族长对着干的模样。

    夜碧瑶第一次被李月蓉欺负之时,夜碧瑶的父亲夜鹤翔怒冲冲的跑去质问,当时是面子里子都讨回来了,但后来无论是夜碧瑶还是夜碧瑶的父母的丹药总是会被李漢以各种理由为由不发下来,以至于后来夜碧瑶无论是在李月蓉身上受了多大的委屈,她都会独自承受,不会让自己的父母发现半点问题。没想到,正因为这样,李月蓉更是变本加厉,早几天直接把夜碧瑶给推下湖里了,夜碧瑶被湖里的石头撞到了头部,一直昏迷不醒,直到现在八岁的夜碧瑶才一命呜呼,这具身体又迎来个新的主人——夜清舞!

    “唉…”轻轻一声叹息却是为以前的夜碧瑶所感叹的,那孩子,来到世间短短八年,却是没几天是过的开心的,几乎日日在欺辱中度过。因为资质太差,并不受家族重视,要不是她的爷爷是家族老祖,她的大伯是家主的话,恐怕很多人都不会知道夜家有她这么个人。

    夜清舞在心中默默说道:“碧瑶,你的仇我夜清舞会替你报的!你的父母,我也会替你照顾的!就算是我用你的身体的回报吧。”刚一说完,夜清舞只感觉心里轻松了不少。

    夜清舞睁开双眸,右手刚想掀开被子,眼角正好撇见手腕上戴着七彩琉璃珠,这不就是她在空间内戴上的七彩琉璃珠吗?怎么在这副身子上?夜清舞在脑海中翻了翻夜碧瑶的记忆,并没有找到七彩琉璃珠的半点消息。难道这珠子是跟随自己灵魂的?一定是这样的!既然前世记忆和丹霞仙子的炼丹传承都跟随自己的灵魂穿越到了这副身子里面,七彩琉璃珠当然也不例外了。

    自己能够从空间内出来的原因难道是因为自己吼的那一嗓子?空间完全听自己的?而且空间恢复正常了?不再是可进不可出?

    想到这,夜清舞想到这整颗心都沸腾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岂不是拥有一个超级宝物!里面有着灵水,还有她的隐身面具,别墅…

    越想越激动,夜清舞心里那叫一个美啊!心里暗道:“我要进去空间!”

    瞬间,一抹身影就出现在了灰蒙蒙的空间内,夜清舞望向眼前的别墅,高兴的在地上又蹦又跳,像个小孩似的。

    不过,当夜清舞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时,惊讶不已,这并不是实在的身体,只是她的灵魂,还是八岁的夜碧瑶的灵魂!

    夜清舞脑海中闪过一丝失望,自己的本体不能进入空间!那就意味着自己不能在灵气充沛的空间内修炼,逃亡的时刻也不能躲进空间内了。

    转念一想,夜清舞的失望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开心,她的空间恢复正常了,先不说其它的好处,单单是储存功能就是最保险最隐秘的。

    现在她继承了丹霞仙子的丹道传承,又有随时随刻可以吸收天地灵气的七彩琉璃珠,还拥有空间,又有隐身面具,她相信,只要她还是在沧浪大陆,或者是在不知名的地域,只要有通往沧浪大陆的通道,她终有一天可以为家族报仇的!只要能够为父亲和家族报仇,就是让她粉身碎骨她也在所不惜!值得幸运的是,她现在所在之地就是沧浪大陆,不过,是在前世从未听说过的星月城,离赤炎宗不知相隔多远。

    让夜清舞不满意就是,这副身体的资质太差了,是修真界中最差的五属性伪灵根!跟她以前的冰属性异灵根是无法相提并论的,那叫一个天壤之别啊!幸好她拥有着随时随刻吸收灵气的七彩琉璃珠,虽然跟单灵根的修士比起来还是相差太远,但好歹比五灵根修仙修炼快些不是。

    五灵根的修炼之路十分艰难,想要提升修为难如登天,上一世的夜清舞是冰属性异灵根,可谓是天资绝顶,修炼起来事半功倍,她花一天的时间修炼可以顶的上五灵根修士一个月的修炼时间,所以大门派收弟子都是优先挑选资质上佳的弟子,如果发现像夜清舞上一世的冰属性异灵根的话,那会是结丹长老争着抢着收为弟子的。相反,要是五灵根的修士想要进入门派都会十分的困难,哪怕侥幸进去了,一般一辈子也是在外门打杂中度过一生。

    但想到自己的仇恨,夜清舞就暗暗发誓,自己一定会成为五属性灵根的另类!总有一天,她一定会将他们千刀万剐的!

    证实了自己的想法,夜清舞一个心念,灵魂就回到了本体上。

    躺在床上,夜清舞才静下心来,脑海中浮现出原主的记忆,才发现自己这具身体也姓夜!自己的父亲叫夜鹤翔,上一世她那一辈的族兄族弟的辈份不就中间有个鹤字吗?这一世的爷爷好像就有一个海字,刚好她上一世的父亲就有一个海字,这两个夜家究竟有怎样的牵连呢?

    而且,这具身体的体质既然也是纯阴之体,上一世因为这个体质害了整个家族的性命,没想到重生归来的体质还是没有变,!都是纯阴之体,都姓夜,她们之间是否又有着某种关联呢?虽然纯阴之体修炼起来事半功倍,但天知道她有多讨厌这样的纯阴体质啊

    不过,庆幸的是,戴上七彩琉璃珠可以隐藏体质和修为,可惜的是只能隐藏一种,在体质与修为之间选择,夜清舞肯定毫无疑问的选择隐藏体质啊!既是神界中的丹霞仙子留下来的七彩琉璃珠,想必沧浪大陆无人能看出她的体质。

    上一世她虽然有父亲送她的遮掩体质的玉佩,但并不高级,在元婴修士面前的话,玉佩只不过是个摆设罢了。所以她才会被董文天发现,最终纯阴之体成为了家族灭亡的导火线。

    “鹤翔,这么多天了,碧瑶还不见好转,好端端的怎么会掉湖里去呢?”

    正当夜清舞想的入神之时,门外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和疑惑与不解的问话声。

    夜清舞听到这声音就知道是这具身体的父母来了,她立刻闭上了双眼,她想要听听他们接下来的话,经过上一世的事情,她的性子再不可能如同上一世那般单纯了,哪怕是至亲之人,她也不能轻易相信。

    “慧慧,,碧瑶会没事的,不要担心了,你的身子本就不好。”夜鹤翔搂着妻子的纤腰迈入屋内,有些心疼的道,尽管嘴上说会没事的,但眼中却是满满的担忧。

    “我没事,但是碧瑶的身子骨却是从娘胎里出来就不好,这次这么多天都没醒来,要是…要是…呜呜呜…。”凌慧越说越难过,说到后面更是伤心的哭泣出声。

    听到这,夜清舞,不,现在该叫她夜碧瑶了!

    夜碧瑶听到这,心中的某根弦不由自主的触动了下,也不知道是前主残留之念所致还是自己太渴望母爱才有此反应,前世,她并没有体会过母爱,母亲在生下她就陨落了,父亲又是一家之主,事务繁忙,虽然疼爱她,但对她从未表现出太多的关爱,但她知道,父亲是爱她的,只是他不善表达罢了,她曾无数次幻想过母亲的样子,天知道她有多希望得到母爱啊!

    “慧慧,不要难过,碧瑶会没事的,你放心,李长老不愿意来治碧瑶,明天我去外面找找,我就不相信,整个星月城就只有他一个炼丹师!”

    “鹤翔,这几天你利用各种渠道都未能行到炼丹师,碧瑶怕是···怕是真的要···要离开我们了···呜呜呜···”凌慧一进屋内就直奔床前,一边哭泣一边温柔的抚摸着夜碧瑶的脸颊。

    夜鹤翔站在床榻前,担忧的说道:“慧慧,你身子骨也不好,莫要伤心难过了。”

    听了夜鹤翔的话,凌慧的哭声非但没减,反而哭的更加痛彻心扉。要不是她自己身体不好,又怎么会让女儿从娘胎里就带来了病痛呢?这次更是不知为何掉进湖里,脑袋又撞到了石头。

    看着伤心流泪的妻子,在望向躺在床榻上的女儿,夜鹤翔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似的,拳头紧紧地握起,说道:“慧慧,碧瑶不会有事的,我就算是向李汉下跪,也要把他求来治好我们的女儿的!”

    下跪?父亲既然为了救好自己,打算给一个比自己修为还低的修士下跪?而且还在明知道一品炼丹师也不一定能治好自己的情况下。

    要知道,在修仙界中,一个修士是万万不能向比自己修为低的修士下跪的,那样会影响道心,成为心结,修为想要更近一步将会难上千万倍。

    她有原主的记忆,更是清楚的知道父亲跟李汉的关系非常的恶劣,哪怕父亲真的向李汉下跪,他也不一定会来救她,说不定还会趁机讽刺他。

    向门外迈去的脚步声响起,夜碧瑶再也顾不上偷听了,缓缓地睁开了双眼,正好对上了一双闪着泪花温柔的注视着自己的眸子,眸子中的不舍,心痛,自责···种种情绪看的夜碧瑶一阵心酸,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娘···”

    这么真实的母爱是她从未有过的。

    “孩子,你醒了?娘没看错吧?”凌慧双手颤抖的抚摸着夜碧瑶的脸颊。

    走到门口的夜鹤翔听到屋内的声音,扭头就向她们飞奔过去,见到女儿真的没事,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轻轻地呼出一口气。

    004魂穿归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