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1家破人亡

最新网址备用
    女仙逆天 作者:灵梦妮

    001家破人亡

    夜色融融,黝黑的天幕上缀满了繁星点点,他们调皮地眨着眼睛,偷窥着人世间的秘密。偶尔有飞禽划过夜空,为那寂静的夜晚增添了几分活力。

    “浩儿,刘珊那丫头好歹是结丹中期修士,有这样的炉鼎助你突破,你怎么还是停留在结丹后期?”气急败坏的声音在殿内响起。

    “爷爷,普通结丹炉鼎恐怕是无法助孙儿突破瓶颈了。”低沉的嗓音,语气中满是无奈。

    “结丹女修可不能称之为普通的炉鼎,对于结丹男修来说,这可谓是上等炉鼎!”

    “只能怪孙儿资质太差。”无奈中掺杂着淡淡的泄气之感。

    炉鼎?刘珊?最疼爱她的九师姐,既然被一向温文儒雅的大师兄当成了突破瓶颈的炉鼎吗?

    是不是她听错了?师傅一向爱徒如命,待人和蔼可亲,对弟子关爱有加,亲厚无比。怎么会让自己徒弟成为炉鼎呢?

    大师兄的人品也是毋庸置疑的,谦谦君子,温文儒雅,为人正直,就是整个赤炎宗对他的评价。又怎会用女子作为炉鼎来助他突破瓶颈呢?更何况是他的师妹?

    一定是她听错了!夜清舞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她的师傅和大师兄怎么可能会做如此禽兽不如的事呢?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夜清舞在外游历数十年,有幸在一处秘境中得到一个可以隐身的面具,如果戴上面具,再收敛气息,以她目前的实验结果来看,至少可以躲过元婴修士的探查。这么多年来,仗着有此面具,她不知在高阶修士手中逃过多少次危险。

    这次出外游历,最大的收获莫过于得此宝物,最令她开心的是,前不久终于有所领悟,兴冲冲地赶回赤炎宗准备闭关冲击结丹。

    为了给师傅一个惊喜,她在宗门外就早早的戴上隐身面具,收敛全身气息,瞒过宗门所有弟子,一路直通师傅殿内,没想到,竟然听到这么个惊天动地的秘密。

    半响,殿内再次响起低沉的嗓音:“也许导致你无法突破瓶颈的原因是因为你借用炉鼎突破的次数太多,才无法突破至结丹后期巅峰。”

    “爷爷,那我岂不是结婴无望了?”董宇浩急切的问道。

    “浩儿,你忘了爷爷给你留了个最好的极品炉鼎吗?那可是纯阴之体,又是上品冰属性异灵根资质,这样的极品炉鼎跟刘珊比起来,可谓是天壤之别!完全没有可比性!待她结成金丹,助你突破至元婴是没有丝毫意外的!”

    “孙儿岂会忘,只是不知清舞师妹什么时候回宗门闭关冲击结丹?”

    纯阴之体?上品冰属性异灵根?极品炉鼎?清舞师妹?

    说的不就是她吗?

    这么多年来,疼爱她的师傅和大师兄,对她的好都是居心不良,图谋不轨,别有目的……

    失望!心痛!愤怒…种种情绪涌上心头。

    早几年陨落的八师姐是不是也成为了他的炉鼎?好像八师姐陨落不久,就传来了董宇浩突破的消息,如今看来,并非巧合。

    也许,四师姐,五师姐,六师姐,七师姐的陨落并不是意外,而是成为了最可悲的炉鼎!

    难怪,师傅的亲传弟子是赤炎宗元婴修士中最多的,且百分之九十都是女修。

    那么,如果她不是意外得到隐身面具,再突发奇想,想要给她的师傅董文天一个惊喜,是不是直到死的时候才知道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还是死的那般欺辱…

    想到差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剧,全身冷汗直冒!

    疼爱她的九师姐陨落的原因竟然是被董宇浩当成炉鼎,不禁潸然泪下。一个没忍住,竟抽泣出声。

    “谁!”怒喝之声响彻整座大殿。

    两人正聊到关键处,突听到殿内的抽泣声,四处张望,不见有人,探出神识,也感应不到其他气息,仿佛刚刚听闻的抽泣之声只是错觉。

    夜清舞吓得急忙停止抽泣,敛息之术疯狂运转,唯恐自己的气息被眼前两人有所查觉,心中暗恼自己太过大意。

    如果被他们逮到,她的下场恐怕不止是沦为炉鼎…

    虽说拥有隐身面具,是逃跑的最佳宝器,但是他们若派人堵在门口,或者布个阵法,又或者拥有什么宝器可以看到她,那她岂不是插翅难飞?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清舞丫头?”

    “是清舞师妹!刚刚的抽泣声就是她发出的。”

    夜清舞刚退到大门口,就传来了董文天的疑问声和董宇浩的肯定声。

    话音刚落,殿内两条身影朝着门外飞掠追来。

    夜清舞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不要怕,有面具在,他们是看不到自己的!”尽管如此安慰自己,脚下的步伐却越发的加快。向着人多的地方迈进。如此,可以更好的掩饰自己的气息。

    如果不是怕气息波动外泄被两人发现,她恨不得祭出宝剑狂飞而逃!

    ……

    一个月后,沧浪大陆到处都有赤炎宗弟子的身影。

    据说,赤阳宗弟子奉宗主与文天真君之令,捉拿逃犯夜清舞。

    据说,赤炎宗弟子夜清舞,刺杀同门师姐刘珊,并夺其宝物而逃。

    据说,无论赤炎宗弟子如何翻天覆地的寻找,始终未能发现夜清舞的身影,仿佛她就从世间蒸发了似的。

    据说,文天真君因亲传弟子刘珊陨落而伤心不已,为了不让此事太过影响情绪,在赤炎宗外门广收亲传弟子。

    据说,五年后,整个沧浪大陆,还是未曾发现夜清舞的踪迹。

    据说,文天真君夜夜梦见九弟子刘珊,恳求他杀了夜清舞替她报仇,文天真君左右为难,最终忍痛下令:“赤炎宗弟子夜清舞,弑杀同门师姐,罪大恶极,受家族庇护,隐藏踪迹,夜氏家族难逃其责,赤炎宗将派出弟子灭杀夜家子弟!”

    一夜之间,夜府被毁,家破人亡,横尸遍野,血流成河!

    听闻消息狂赶而来的夜清舞看到眼前的一幕幕,杀意冲天而起!锐利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擦拭着刀剑之上的残留之血的赤炎宗弟子!双眸之中,似要喷出愤怒的火花。

    夜清舞赤红着双眼,心中怒意滔天而起,夜家只是世俗界的修仙家族,他们为了引诱自己,既然乱杀数千名夜家无辜炼气期修士!夜家就两名筑基修士,何德何能,需要赤炎宗派出三四十名筑基修士来灭杀夜家之人?

    夜清舞再也顾不上隐藏行迹,周身升起滔天战意,全身修为调至巅峰状态,持剑而上,一剑斩出,剑意四射,连砍几名筑基弟子,被一下子掀飞在地,双脚踏地用力,地面直震。一个照面就把几个弟子斩杀。

    因夜清舞戴着面具,赤炎宗弟子不知来人是谁,又无法辨别方向,胡乱出击皆是无用之功,周围杀气冲天,不禁面色惨白,惶恐害怕,不断后退。

    她握手成拳,虚影道道,端得是硬道,拳拳出击,每招每式都狂霸无匹,苍龙升天,万物失色,也难以形容。几名弟子再次倒地不起。

    “清舞师妹,如若想要你父亲活着,就莫要装神弄鬼,现出身形一见!”青衫男子挟持着一名中年男子从屋内缓缓走出。

    夜清舞眸光定格在他们身上,眼中泪水疯狂涌出,那满身血迹的中年男子,是最疼爱她的父亲夜海晧,是夜家高高在上的家主,何时有过如此狼狈之时?

    是她害了他!是她害了整个夜家!

    如果,她不是纯阴体质,如果,她不是天资绝佳,如果,她没进赤炎宗,如果,她没拜董文天为师,如果,她乖乖成为炉鼎,不四处躲藏,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她恨!恨自己的实力不够!更狠自己连累整个家族!最恨的莫过于董文天和董宇浩!乃至于整个赤炎宗!

    “清…清舞,你…你快走!他。他们…不…会放过…你,你快走…为家族…将来…为家族报仇!”

    夜清舞听到夜海晧的话,泪水喷涌而出,想要摘面具的手停顿在脸颊上。另一只手捂住小嘴,不让哽咽之声发出半分。

    “咔嚓!”

    一条手臂被刀剑砍断,血淋淋的掉落在地。

    “夜清舞!你再不现身,休怪师兄无情!小心你父亲的另一条手臂!”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夜清舞看向挥刀砍断夜海晧手臂之人,双眼喷火,这人,是她的二师兄马嵘山!一向嚣张跋扈,但她与他,并未曾发生过交集,为何如此狠心?不留半分情面?眼都不眨一下就挥刀砍断她父亲的手?

    恨意再次涌上心头!如果有机会,她定要灭了赤炎宗!连根拔起!杀他个片甲不留!

    “清舞…你快走!要…要是你敢…你敢现身…爹…爹就没…没有你…你这个女儿!”夜海晧断断续续的声音再次传来。

    “咔嚓!”另一条手臂飞落至地。马嵘山狂妄的声音响起:“夜清舞!再不现身,师兄可就要砍你父亲的腿了!你说,是先砍左腿好呢?还是右腿?”一边说,还一边用刀来回拍打着夜海晧的两条大腿。

    夜清舞再也忍受不住,提剑冲向马嵘山,一剑射出,剑光闪耀,鲜血流出,马嵘山乃是结丹修士,一剑下去,虽是流血受伤,终是未断手臂。她再次挥剑砍向马嵘山,谁料,马嵘山似是早有准备,拉过夜海晧,挡住冲天而来的杀气。

    001家破人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