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381 1渡尽群魔

最新网址备用
    蜀山魔门正宗 作者:紫青都帅

    那帝府天篆兜率真敕是太清秘传,长眉真人留给齐漱溟,藏于峨眉山的两仪微尘阵中,未来齐漱溟再将其留给李英琼,只有峨眉派的掌教才能参悟修炼的无上仙法。

    十二道符箓打完,傅则阳的十二道身影全被收入翠玉莲蓬中。

    莲蓬下落,齐漱溟将其接入手中。

    “那魔头已经被齐道友收服了?”青城派伏魔真人姜庶问。

    大家都不敢确定,目光齐刷刷地望着齐漱溟擎着的莲蓬。

    齐漱溟却仰头往向天空中,被十二座旗门幻彩托住的黑色漩涡。

    白谷逸皱眉道:“按理说齐道友是成功将那位光明教主收入莲蓬里面了,只是这情形却不对,那太虚仙环还在那里。”

    齐漱溟神色凝重道:“我以为,魔头伏诛,他那魔道至凶之器要么飞走,被有缘人收去,要么当场爆炸,将这魔琴,以及光明顶和大半个中州大陆全部炸成废墟。却不想,那漩涡竟然还在那里,这可奇了。”

    众人全都仰面凝神仔细观察那黑色漩涡,越看越是深不可测,仿佛陷入无尽的无明之中,要把自己的元神给强行吸走,使得不自觉地惊出一身冷汗。

    玄真子说:“我观那漩涡颇有些蹊跷,非得出去看一眼方罢。”

    众人赶忙连声阻拦:“不可!那太虚仙环厉害无比,外面更有血海翻波,连心如神尼都受沾染,咱们只有依托先师留下来的这两仪微尘阵方可确保无虞,傅则阳如今是否伏诛尚未可知,焉知他没有在暗地里准备什么诡计?”

    玄真子说:“无妨!我虽然法力远远不能跟心如神尼相比,但这些年精修师传仙法,也已颇有成就,仗以本门太清玄门有无形剑气,那魔头要想害我也不容易!”

    他的道行法力在此时群仙之中是数一数二的,说远远不如辛如玉是其自谦,如今众人,看出那太虚仙环所化成的漩涡有蹊跷的人并不少,却无人有那个实力出去一看,因那漩涡吸力太大,站在凝翠峰上,受两仪微尘阵庇护,仍然轻飘飘地,直欲被拔地而起,凌空掀去,也就是他们这些人尚能在峰上活动,四派道行不济的小辈只能呆在山洞里面。

    玄真子艺高人胆大,将身化合一道无形无色的透明剑气,仿佛凭空消失,离开凝翠峰迎着漩涡飞过去。

    那漩涡看上去离他们很近,如同压在头顶,实则相距极远,便似看山跑死马,他飞了一阵,感觉距离漩涡并没有拉近,回头看凝翠峰已经缩成了一个小点,以他的目力观望,齐漱溟等峰上人物都成了蚂蚁一般。

    他又飞了一阵,漩涡还是那么远,自己仿佛还在原地,回头看时,凝翠峰已经不见了,只剩下汹涌澎湃的血海怒波。

    玄真子疑惑地再度凝神运足目力看那漩涡,他也是道行高超,募地醒悟过来,发出长啸向下示警:“魔头厉害……”同时使出全身功力,凝出一道三千六百丈长的无形巨剑,使出峨眉派九天剑诀里面最厉害的一招,凌空向上劈去!

    峨眉派剑法,向来以凌厉著称,号称一剑可破万法。

    这太清玄门有无形剑气既是法术也是剑术,挥手之间,剑气纵横,割天裂地,远胜寻常剑仙采五金之精所炼仙剑。

    他这裂空一剑划出去,那漩涡竟然真个被他从中割裂,左右散开。

    巨大的黑色漩涡不见了,只余原来飘满血煞的黑红色穹幕。

    回头看时,只见一个神人,高达千丈,端坐在一片光明云中,那云比山还大,漂浮在湍流的血河上。那神生就六条手臂,分别拿着各类法宝,其中一只手托着一面金光闪闪的宝镜,镜面上云气缭绕,光芒耀眼,似水波一般。

    那凝翠峰就落在镜面上,外面裹着十二座不断开合的旗门将宝镜的光明云强行撑开,但是已经有三分之一没入镜中,而凝翠峰上的人还懵然不知!

    这一幕看得玄真子头皮发麻,动念之间凝聚出三千六百道无形剑气,随着袍袖挥舞,全部往傅则阳身上射去。

    傅则阳笑了笑,右手反转,将那昊天宝镜倒过来,上面的凝翠峰和人自然也成了头下脚上,被他强行拍按浸在下面滚滚的血河之中。

    至于玄真子,头顶上方又重新出现了太虚仙环,这回化成真正的漩涡。

    事实上太虚仙环一直都在,方才玄真子疑惑之下,方中了昊天宝镜的幻境迷惑。

    玄真子发出来的无形剑气全被太虚仙环收走,连他本人也被强行摄住,拉向空中。

    玄真子知道这时候不能惊惶,急忙凝神定志,盘膝虚坐,使出紫青宝箓里面最厉害的仙法跟太虚仙环抗衡。

    然而,太虚仙环内有两枚超级核武法宝秘魔乌梭,他虽然道行高深,毕竟还不是返虚合道的金仙,哪里能够挣脱得了,任凭他使劲浑身解数,连飞升的速度也未能减缓半分,便被吸入漩涡里面,陷入无尽的宇宙虚空中去了!

    傅则阳干掉了玄真子,让急速飞来的玄翼落在他的手上,从他口中取下翠玉莲蓬。

    原来,峨眉派的两仪微尘阵着实玄妙,又有凝翠峰这等宇宙至宝,昊天宝镜竟然不能将其一举收走,傅则阳才想出这么个法子,最后将凝翠峰倒转拍入血河里的时候,峰上一片慌乱,尤其玄真子被太虚仙环收走也发生在同一时刻,玄翼乘乱扑过去,趁乱将翠玉莲蓬给抢了过来,送到傅则阳的手里。

    傅则阳拿过翠玉莲蓬,轻轻一晃,从莲孔里面倒出缕缕青气,落地以后随风散去,里面现出一个红衣男孩,不过八九岁大,仰头看着傅则阳笑,笑容里带着一股子憨憨的痴傻。

    傅则阳说:“阿隐,当年石神宫主留下这翠玉莲蓬就是用来对付你的,长眉真人收服你用两仪微尘阵,并未动用此宝,如今这一遭才算是应了昔日的誓言。”、

    原来这红衣男孩正是邓隐,当年傅则阳将他杀死,夺取了血神经的内容以后,在复活赤尸神君的空档,将残魂收拢一处,也用自己的血助其转世重生。

    其半是化生半是胎生,落地便天生拥有血影化身,傅则阳早算准了要用他来对付峨眉派,以了结过去千余年来的恩怨因果,始终将他收在昊天镜里的世界中,不叫他出来,各家能人事前俱都推算不出,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

    傅则阳将其改名傅隐:“从此以后,你也能堂堂正正行走世间了。”

    男孩傻呼呼地点头,嘿嘿傻笑,他魂魄不全,方才扮作傅则阳偏峨眉派的人,一半是借助昊天镜之力,一半是严格遵照傅则阳事前的嘱托,这会把事情办完,就又恢复了呆样。

    峨眉派的两仪微尘阵和凝翠峰真个了得,虽然事发突然,被倒着按进血海,仍然没有造成致命性的伤害,在群仙合力主持之下,虽然沉入河底,依旧将血水魔头挡在外面,一丝一毫都未能深入侵染。

    “大师兄恐怕性命堪忧!”齐漱溟追悔莫及。

    众人也都跟着长吁短叹。

    “阿弥陀佛!”苦行头陀双手合十,“大家不必惊惶,此事尚有转机。”

    “不可!”齐漱溟知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苦行头陀脸上表情更加凄苦:“佛道齐暗,万古魔夜,这也没什么可说的,傅教主既然是三丰真人的亲传弟子,自然深通此道,不会把事情做绝。阿弥陀佛!我佛门中人,本就是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傅则阳在空中看见,暗暗称赞了一声,不再理会,转而令红莲神君等人全部撤离,魔琴里面只留下五行旗的掌旗使镇守血河源头,其余人等都被他挪移到外面。

    琴内辛如玉和伽因两人入魔,覆手之间灭杀无数魔头,而转眼之际,那些魔魂复又借血海重的肉身,再度蜂蛹扑去,再被两人杀死,她们俩是几十万几十万地创造杀业!

    当然,她们俩的输出能量大部分都被傅则阳用魔琴转向攻击严媖姆了。

    先前只有心如一个人的时候,严媖姆还能稍占上风,甚至有几次以巧破巧,几乎打破平衡,炸碎魔琴把里面的人弄出来,都被傅则阳借力使力,“拉偏架”地帮助辛如玉挨了过去,这会再加上一个疯魔的伽因,严媖姆就顶不住了。

    这老太婆支撑到现在也已经受不住了,辛如玉是透支精气神跟她拼命,她虽能抵住,但也十分辛苦,伽因也同样透支生命跟她恶斗,严媖姆总算又支持了小半日功夫,终于几乎到了极限。

    严媖姆自己也知道,落败就在眼前,赶忙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想要豁出来这张仙琴,为自己撤退离开争取机会。

    只是,她能看出来,傅则阳自然也能,这时候也就是琴里面两个疯子不能。

    傅则阳哪里肯让这样一个大仇人如此平安离去?他看准机会,也喷出一股血气落在魔琴之上,同时运足功力拨动琴弦。

    这下子,相当于傅则阳、辛如玉、伽因,三大高手合力发出来的攻击!

    如果是全盛时期的严媖姆,仍然能够全身而退,但此时的严媖姆虽不说是灯枯油尽的,但也已经元气大损了,被三股力量化作音波扫荡过来,先前面前的至宝希声琴瞬间破碎成渣,然后是她的身体,紧跟着被震碎成了劫灰。

    最后是她的元神。

    金仙的元神,号称是不死不灭,历劫不坏,但严媖姆这种金仙毕竟不能跟飞升仙界,受天壤滋养,进一步修炼的金仙可比。

    强大的能量在她想要逃走之前将她的元神撕扯成为七份,傅则阳早祭起太虚仙环在空中等着她,将七份元神全都摄来,落于琴内血河之中。

    傅则阳这回不断拨动琴弦,施展血身大法,将五位掌旗使和左右二使也都调离,反将攻到血河源头的辛如玉引入血海之中。

    严媖姆分别被困在七根琴弦之内,周围一片血红。

    此时的她已经失去了冷静,她本来就不是个冷静的人,性情易怒,又傲慢自大,跟她徒弟姜雪君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她本来是可以肉身成圣,以金仙位业飞升的,到了仙界,也比绝大部分的天仙还要高级尊贵,如今飞升梦碎!成道梦碎!又被魔法困住,无穷的压力,一股一股邪恶魔法的能量源源不断压迫过来,这让她愤怒无比。

    她能够感应到自己元神的每个部分,但是意识并不统一,都觉得对方在十分遥远的地方,仿佛隔了一个时空,这又让她惶恐。

    她就夹杂着惶恐和愤怒开始放飞自我,也似辛如玉那般开始向周围发动攻击。

    她在这里肆意攻击,引得血河翻涌,一波一波地涌向源头,血河的源头就是海口,血海里面,辛如玉被困在海眼里面,她行动受阻,发疯一般攻击不停,引发剧烈的海啸,使得魔血顺着海口灌入血河。

    严媖姆感受到海啸的冲击,立即反击,二人又开始继续隔空斗法。

    双方如同被蒙住眼睛,在室内跟同伴抡刀子殊死拼杀,一方感受到血海里面藏着强大恐怖的东西,非要将其消灭不可,另一方感受到四面八方都是恶魔,非得杀光不可。

    再说沉于河底的凝翠峰上,苦行头陀跏趺而坐,满脸凄苦,双掌合十,周身大放光明:“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样念了一会,身上的光彩越来越亮,佛光从他身体内部透射出来,将他的肌肉皮毛都映得如同纯金铸就的一般。

    “阿弥陀佛!傅教主,还请现身相见!”他的声音如同铜钟大吕,浩浩荡荡,顺着血海向四面八方传导开来,“我愿发下宏愿,渡尽这血海里的百万魔头!此琴不空,我绝不解脱……阿弥陀佛!傅教主,我替你了解一桩心愿,也请你放过我身边这些道友。”

    妙书屋蜀山魔门正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