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3830 翠玉莲蓬

最新网址备用
    蜀山魔门正宗 作者:紫青都帅

    圣姑伽音跟红莲神君此刻正拼到白热化阶段。

    红莲神君使得万顷红莲,浮海盛开,又分神无数,在每朵红莲上现出一尊法身。

    这些法身有的是年轻书生,有的是中年文士,有的是练武的侠客,有的是持剑的道士。他们或是哭诉,或是欢笑,或是讽刺,或是叫骂,或是低声哀求,或是谄媚逢迎……囊括世间百态,每种妆扮,每句声音,都是他过去世跟圣姑的点点滴滴。

    面对这类万魔诛心的魔法,圣姑用的是以不变应万变。

    她也分神无数,就在自己座下的莲台和周围的彩色莲花上面。

    每片花瓣上都有一尊圣姑法身,全都一个模样,盘膝跏趺,周身金光,宝相庄严。

    她也在说话,不过都是在念佛门密咒。

    无数个圣姑法身,齐声梵唱,以此佛门大法,对抗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的魔音。

    二人法力不相上下,各类神通亦难分轩轾。

    相比较来说,红莲神君手上只有一个血莲萼,圣姑却有绝尊者所留降魔至宝。

    两人对拼,该当是圣姑胜过红莲神君才对。

    一开始的时候,也确实是这样的,圣姑压着红莲神君打,红莲神君一直采取守势,几乎是节节败退,但始终坚持屹立不倒,在战斗的途中,再寻找机会,以魔法勾动圣姑的心意,以破她的定慧。

    鏖战多时,圣姑果然生了嗔恚急躁之心,将枯坐死关两甲子修来的佛门定慧功德逐渐失去,这时候,局势已经颠倒过来,红莲神君占据攻势,把她围在当中,不断以魔法沾染撼动她的道心,她却只能拼命守住最后的一块阵地,虽然佛光依然灿烂,但却再无先前那般普照四方,度化万灵的浩然大气。

    玄翼扑下来的时候,正是伽因穷于应对之际。

    她知道自己不能生气,这会不该想别的,应该要一心不乱,定中生慧……

    但是真的做不到,她就忍不住要生气,体内古荡着一股恨不能蹦起来去把红莲神君用手撕碎的冲动,甚至想要不顾一切,站在莲台上大声咒骂……

    她已经忍了好久,已经快要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在她的左手方,有一道道华山派、天山派的人像流星一样杀过来。

    在她的右方,有玄翼凌空飞来,投怀送抱。

    她终于再也忍耐不住:“要你们有什么用!看似六大派齐聚光明顶围攻魔教,到了这里却被魔头控制反过来攻击自己人!要你们有什么用?连扁毛畜生也来欺我!”

    她怒喝着将绝尊者所遗最厉害的金刚灵石祭起来。

    这金刚灵石本是用来打坐用的,人坐在上面,能够不动不摇,金刚不坏,万邪不侵,上面再配上娑罗蒲团衍化华严胎藏更加妙用无穷。

    五色莲花骤然大放光明,喷涌出大片彩色光雨,许多莲瓣上端坐着的圣姑法身纷纷腾空飞起,每个圣姑头顶都悬着一枚金刚灵石,对着闯过来的人硬头砸去!

    “华山派和五台派本来就是邪魔外道,我耻与其为伍,早欲杀之!”

    华山派和西方魔教的人入魔最早,飞来的最快,在天山派前面,才到这里便遭遇到圣姑的迎头痛击,金刚灵石砸下,这些人或发飞剑,或用法宝,然而却是毫无用处,俱被金刚灵石连人带剑以及法宝全部打成粉碎!

    圣姑瞬间打杀数十人,血海之上巨浪涌起,吹来阵阵腥风。

    就在暗红色的天海之间,影影幢幢出现了许多魔鬼,方才被杀死的人,魂魄蘸到血水,立即重新化生新的身体,俱都成了奇形怪状的魔物。

    他们嘶嚎着,怒吼着,再度往圣姑扑过来!

    这次魔怪数量极多,圣姑冷笑咒骂,一面以法身发动金刚灵石,一面施法大片的先后天大五行绝灭光针,彩色光针狂喷乱射,将欺到近处的魔头刺成碎片。

    却说玄翼,与那些普通修士不同,不但道行要高出许多,更有一双神眼,圣姑杀心一起,便失了佛门最高层次的神通,被玄翼看穿幻化,在她那么多化身所用金刚灵石中找到了真正的本体。他振翅飞去,奋力疾驰,比剑仙的飞剑更快,圣姑一个法身拿着假的金刚灵石来砸他,被他喷出在北极炼就的一百零八颗极寒内丹,连珠炮似滴轰击过去,内丹一枚接一枚粉碎,圣姑的法身也被击散,瞬间飞到真正的金刚灵石上空,又是一连串的内丹大爆炸。

    极寒的冻气肆意弥漫,方圆百里之内的血河都被冻住,圣姑的五色佛莲跟红莲尊者的红莲都被震碎了一大片,空中飘满暗红色的冰晶雾霾。

    玄翼乘隙将圣姑的一个法身抓破,将那金刚灵石的本体擒住,然后急速盘旋而上。

    圣姑没有把这鸟放在眼里,主要精力都用来对抗另一边的魔血浪潮以及里面躲藏的许多神魔,尤其她刚刚出手杀了数十人,理智上知道自己开了杀戒,于未来修行路上十分有碍,另一面也破罐子破摔……纠结分神之下,竟然被玄翼一击得手!

    “孽畜!”圣姑怒吼,伸出一只五光十色的大手,疾速升空来抓玄翼。

    玄翼骇得要死,拼命扑扇翅膀升空,怎奈五色巨手速度更快,顷刻间便追到他的身下,五根彩色手指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

    眼看玄翼就要被擒住,忽然空中一声鸠鸣,古神鸠突然现身,张口喷出一颗绿莹莹的珠子,那是当年得自绿袍老祖,他用来寄托第二元神的玄牝珠!

    玄牝珠让开玄翼,击在金光大手的掌心,那手被轰然击碎,好像似打破了的琉璃,分解成亿万枚五色光针,正是那令人闻风丧胆的大五行绝灭光针。

    无数光针全部把针尖指向玄翼,就要攒射过来,古神鸠又是一声名叫,玄牝珠上震荡出一股强烈的绿色波动,荡漾开来,那些光针全部被震成粉碎,继而散成漫天彩色光氛。

    玄翼越过古神鸠,想要去寻找傅则阳,但见天空中一片黑红,无穷无尽,无处寻去。

    他也乖觉,掉头顺着血河一路往源头飞去。

    忽然耳边响起傅则阳的声音:“那金刚灵石既是你得了,便赐予你,日后我再传你祭炼法门,教你如何应用,免得古神鸠有玄牝珠,你又觉得低他一头,我偏心于他。”

    玄翼听傅则阳这样说,心里舒服起来,低头把金刚灵石含住,咕咚一声吞入腹中。

    傅则阳又说:“你再去替我取一样东西,然后到血海中心来找我。”

    玄翼眼中闪现出一座青翠如玉的神峰顶上,站着许多道人。

    傅则阳告诉他:“齐漱溟欲用翠玉莲蓬赚我,做垂死一击,那莲蓬于我至关重要,非得到不可,他也正好知道这点,待会我假装受骗被他制住,你可乘隙将翠玉莲蓬取了。”

    玄翼自然无不答应,欢快地振翅疾飞,越过重重血浪波涛,前方见着六合旗门。

    十二座高耸如云的旗门围城一个圆圈,中央簇拥着如玉青峰,正是方才傅则阳让他看到的景象,此刻十二座旗门光焰明灭,不断开合。

    在旗门上空,有一个巨大的圆环,好似两条黑龙首尾相接,不断旋转,里面空间扭曲,黑乎乎的一团,竟似另行开辟出一个世界,无穷无尽。

    此宝正是傅则阳的太虚仙环,其最初用两枚诸天星辰秘魔神梭和寒光道人的吸星球炼成,秘魔神梭能够毁天灭地,只要引爆一枚,就能将光明顶炸成飞灰,周围方圆数千里之内皆成禁圈死域,而吸星球是宇宙元磁核心神铁,能够吸摄万物,不似普通元磁真炁只能吸摄五金之物,此宝不论五金八石,气体固体,全能吸摄。

    傅则阳将其融而为一,结成太虚仙环,这些年常在光明顶最高处,以此宝吸摄诸天宇宙中的太虚煞火,其威力比原先增强了何止十倍,又增添了许多妙用。

    此刻太虚仙环悬浮在两仪六合微尘阵上方,生出极大吸力,本来被旗门镇压的血水如被月亮摄起的潮汐一般不断上涨,几乎将旗门包没,更有拔山汲海的力道将旗门和凝翠峰一并向上拉扯,若非峨眉、青城、昆仑、天山四派逃到这里的高手汇集一处,合力对抗,早就连人带峰全被吸入环中去了。

    “齐漱溟!你要用翠玉莲蓬换一条活路,我答应你。”傅则阳的声音在天海之间回荡,“速速将翠玉莲蓬交出来,我放你们离开!”

    齐漱溟的声音从旗门里面传出来:“此宝本非敝派之物,昔年石神宫主将此物交到先是手上,虽有能够克制血神经之语,但敝派并无人能够祭炼使用,因此还请傅教主屈尊大驾,到我凝翠峰上来亲取。”

    “你们这点伎俩,只好拿去哄小孩子,不过我也不惧!”言毕,十二个旗门外面忽然凭空闪现金光,各有一个傅则阳在金光之中出现,俱都脚踏祥云,头悬金灯,周身光华护体,迈步走进旗门。

    两仪微尘阵并没有发动,任由十二个傅则阳穿过旗门,飞到凝翠峰上,合二为一,成为一人,随即被齐漱溟邀请进入山间凉亭上小坐。

    此时厅中,有齐漱溟、荀兰因、玄真子、白谷逸、朱梅、姜庶、玄真子、知非禅师、钟先生,天山派李琦夫妇,俱是仙道中的能手,随便拿出一个来,也是一派宗师。

    傅则阳傲然就坐,向齐漱溟伸手:“拿来吧,你们留着也没有用。”

    齐漱溟说:“傅教主何必心急?教主既然敢只身到这里来,除了以高人胆大以外,想必也清楚我们的打算,是不惧这翠玉莲蓬的克制了。”

    傅则阳笑道:“并非不惧此物,而是本座并未把这凝翠峰和两仪微尘阵放在眼里。”

    这话让峨嵋派的人不爱听,凝翠峰亦是绝世奇珍,能够镇压气运的宇宙至宝,昔年紫青双剑那样厉害,凝翠峰亦能轻松镇压。

    而两仪微尘阵更是仙道第一法阵,能够在两仪微尘之中衍化万顷洪荒,再厉害的邪魔被困入阵中,也只能任人鱼肉。

    荀兰因说:“傅教主何必撑口舌之快呢?你若真对敝派镇教至宝有敬畏之心,何必在进门之前,先在上方祭出太虚仙环呢?”

    傅则阳正色说:“那宝贝另有用处,是用来隔绝你们后路了,有此宝在,你们便一个都走不了。”他左右望了望,“你们这两仪微尘阵确实有些神妙之处,但可惜缺东少西,阵图不全,外面又被我的血河隔断跟天地元气的联系。如果是峨眉山上用太清神符做阵眼的那座我还忌惮三分,现在这个,真的没什么可让我担心的。可惜,你们要用那乾坤一气太清神符防备趁火打劫的轩辕法王跟哈哈老祖,以免被端了老巢,哪怕佛门的人答应帮你们看家,你们也都还不能放心。”

    天山派掌门李琦说:“傅教主何必说这些呢?你神通广大,修炼血神经道行更胜昔年的邓隐,这普天之下都知道的,这翠玉莲蓬都传说能够克制血神经,我道浅眼拙,竟无法想象那翠玉莲蓬如何能够克制血神经,不知傅教主能否开示一二呢?”

    傅则阳笑道,跟齐漱溟说:“你把莲蓬拿来,我让你们看看他是如何克制我的。”

    齐漱溟终于从袖子里把莲蓬取出来:“教主当真能演示一二?”

    “自然!”傅则阳把这两个字说完,身子立即化作一道金光人影,直向齐漱溟扑去。

    齐漱溟身子急速后退,双手掐诀,指间迸射出一道青气注入莲蓬,那莲蓬对准傅则阳,从莲孔里面喷射出一片青光。

    傅则阳不敢被青光喷着,人在半途,骤然把身子一晃,重新分成十二道金色人影,每道人影对准一个目标扑去。

    群仙急忙各显神通,或用法术,或使法宝,进行抵挡。

    然而,傅则阳的人影还没有扑到他们面前,便被莲孔里面喷出来的青气裹住,那青气似乎十分强大,傅则阳的血神法身在里面挣扎不开。

    他说:“诸位这回可看清楚,这宝贝是如何克制血神经的吗?”

    李琦大声说:“着实让我等大开眼界!齐道友还不动手!”

    齐漱溟张口喷出一道仙气,咬破指间,凌空划出长眉真人单独留给他的帝府天篆兜率真敕,画完一道符篆,便自动飞去打在翠玉莲蓬上面,一道接一道,共是十二道,全部渗入莲蓬之中,那莲蓬如被打了鸡血,十二股青气牢牢裹住傅则阳分化出来的血神法身,强行拉扯收回莲蓬之内!蜀山魔门正宗